蕪湖大森律師事務所

蕪湖律師事務所微信
蕪湖大森律師事務所電話

特許經營權的收益權可否作為應收賬款予以質押?

發布時間:2018-03-13 發布者:大森律師

    

 【案情簡介】

    

  2003年,長樂市建設局與福州政公司簽訂《長樂市城區污水處理廠特許建設經營合同》,約定:長樂市建設局授予福州市政公司負責投資、建設、運營和維護長樂市城區污水處理廠項目的特許權。2004年10月22日,福州市政公司為履行《特許建設經營合同》而設立的長樂亞新公司成立。


      2005年3月24日,海峽銀行五一支行與長樂亞新公司簽訂《單位借款合同》,約定長樂亞新公司向海峽銀行五一支行借款3000萬元;用途為長樂市城區污水處理廠項目;期限為13年,自2005年3月25日至2018年3月25日;還就利息及逾期罰息作了約定。福州市政公司承擔連帶責任保證。同日,海峽銀行五一支行與長樂亞新公司、福州市政公司、長樂市建設局共同簽訂《特許經營權質押擔保協議》,約定福州市政公司以污水處理廠的特許經營權為長樂亞新公司提供質押擔保,長樂市建設局同意該擔保;福州市政公司同意將特許經營權收益優先用于清償借款,兩被告同意將污水處理費優先用于清償借款合同項下的長樂亞新公司的債務;海峽銀行五一支行未受清償的,有權依法通過拍賣等方式實現質押權利等上述合同簽訂后,海峽銀行五一支行依約向長樂亞新公司發放貸款3000萬元。長樂亞新公司于2007年10月21日起未依約按期足額還本付息。


     ◎【裁判結果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3年5月16日作出判決:

    

      一、被告長樂亞新公司向原告償還借款本金人民幣28714764.43元及利息;


      二、被告長樂亞新公司向原告支付律師費123640元;


      三、原告有權直接向長樂市建設局收取應由長樂市建設局支付給兩被告的污水處理服務費,對該服務費行使優先受償權;

      四、被告福州市政公司對本判決確定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五、駁回原告其他訴訟請求。

     

     宣判后,原被告均提起上訴。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3年9月17日作出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法院點評】

     

      一、長樂市城區污水處理廠特許經營權質押問題:

      污水處理項目特許經營權是對污水處理廠進行運營和維護,并獲得相應收益的權利。污水處理廠的運營和維護,屬于經營者的義務,而其收益權,則屬于經營者的權利。由于對污水處理廠的運營和維護,并不屬于可轉讓的財產權利,故訟爭的污水處理項目特許經營權質押,實質上系污水處理項目收益權的質押。


      關于污水處理項目等特許經營的收益權能否出質問題,應當考慮以下方面:

      其一,本案訟爭污水處理項目《特許經營權質押擔保協議》簽訂于2005年,盡管當時法律、行政法規及相關司法解釋并未規定污水處理項目收益權可質押,但污水處理項目收益權與公路收益權性質上相類似。《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九十七條規定,“以公路橋梁、公路隧道或者公路渡口等不動產收益權出質的,按照擔保法第七十五條第(四)項的規定處理”,明確公路收益權屬于依法可質押的其他權利,與其類似的污水處理收益權亦應允許出質。

     

      其二,國務院辦公廳2001年9月29日轉發的《國務院西部開發辦〈關于西部大開發若干政策措施的實施意見〉》(國辦發〔2001〕73號)中提出,“對具有一定還貸能力的水利開發項目和城市環保項目(如城市污水處理和垃圾處理等),探索逐步開辦以項目收益權或收費權為質押發放貸款的業務”,首次明確可試行將污水處理項目的收益權進行質押。其

      

      其三,污水處理項目收益權雖系將來金錢債權,但其行使期間及收益金額均可確定,其屬于確定的財產權利。其四,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以下簡稱《物權法》)頒布實施后,因污水處理項目收益權系基于提供污水處理服務而產生的將來金錢債權,依其性質亦可納入依法可出質的“應收賬款”的范疇。因此,訟爭污水處理項目收益權作為特定化的財產權利,可以允許其出質。


       二、關于污水處理項目收益權質權的公示問題

       對于污水處理項目收益權的質權公示問題,在《物權法》自2007年10月1日起施行后,因收益權已納入該法第二百二十三條第六項的“應收賬款”范疇,故應當在中國人民銀行征信中心的應收賬款質押登記公示系統進行出質登記,質權才能依法成立。由于本案的質押擔保協議簽訂于2005年,在《物權法》施行之前,故不適用《物權法》關于應收賬款的統一登記制度。因當時并未有統一的登記公示的規定,故參照當時公路收費權質押登記的規定,由其主管部門進行備案登記,有關利害關系人可通過其主管部門了解該收益權是否存在質押之情況,該權利即具備物權公示的效果。


       本案中,長樂市建設局在《特許經營權質押擔保協議》上蓋章,且協議第七條明確約定“長樂市建設局同意為原告和福州市政公司辦理質押登記出質登記手續”,故可認定訟爭污水處理項目的主管部門已知曉并認可該權利質押情況,有關利害關系人亦可通過長樂市建設局查詢了解訟爭污水處理廠的有關權利質押的情況。因此,本案訟爭的權利質押已具備公示之要件,質權已設立。


       三、污水處理廠特許經營收益權質權的實現問題

       根據《擔保法》七十一條第二款以及《物權法》第二百一十九條第二款規定,質權人在行使質權時,可通過協商將質押財產折價或拍賣、變賣質押財產方式取得相應價款的優先受償權。由于可質押的財產(包括動產和權利)通常并非直接體現為金錢價款,需通過轉讓的方式才可獲得對價款,故我國法律規定了變價受償的質權實現的一般方法。但收益權屬于將來獲得的金錢債權,其可通過直接向第三債務人收取金錢的方式實現質權,故無需采取折價或拍賣、變賣之方式。并且,收益權均附有一定之負擔,其經營主體的特定性、以及經營過程中經營主體所應承擔之義務,均非可轉讓的財產權利,依其性質均非可以折價或拍賣、變賣的對象。

       本案長樂市城區污水處理廠特許經營權的經營主體為福州市政公司及其成立的項目公司長樂亞新公司,由于福州市政公司及長樂亞新公司投資建設污水處理廠,其在經營期間對相關不動產、設備享有所有權,其亦雇傭人員具體負責污水處理廠的運營管理,故在實現質權時,該收益權依其性質不能采取拍賣、變賣的方式予以處置。因此,原告請求將《特許經營權質押擔保協議》項下的質物予以拍賣、變賣并行使優先受償權,本院不予支持。


       根據《特許經營權質押擔保協議》關于“長樂市建設局和福州市政公司同意將特許協議項下長樂市建設局支付給福州市政公司的污水處理服務費優先清償借款合同項下的債務”的約定,原告海峽銀行五一支行有權直接向長樂市建設局收取污水處理服務費,并對所收取的污水處理服務費行使優先受償權。由于被告仍應依約對污水處理廠進行正常運營和維護,若無法正常運營,則將影響到長樂市城區污水的處理,亦將影響原告對污水處理費的收取,故原告在向長樂市建設局收取污水處理服務費時,應當合理行使權利,向被告預留經營污水處理廠的必要合理之費用。

專業領域
0553-6601660
蕪湖法律顧問
最准的香港六合彩